姬千泫

薛晓永远都是我的意难平啊啊啊啊啊啊顺便说一句气宇轩扬是真的!!!!

云落孤鹜难相逢【东方纤云x易相逢】

“唉……姑奶奶师父父到底跑哪里去了……”东方纤云叹了口气,擦了擦汗继续寻找着易相逢。他刚才出去买了芝麻饼,一回来就发现易相逢不见了,原本只是以为是易相逢贪玩不知道逛到何处了,反正四周的老百姓和他们百媚教很相熟,易相逢应该不会有危险,不过易相逢一直很听他的话,让她不出去她就绝对不会出去,他莫名不太放心,连芝麻饼都没来得及放好,就马不停蹄的出去了。

东方纤云四处张望,“奇怪,师父父她到底去哪了呢?”

正想着,突然听到了远方熟悉的声音:“请问……你们见过我的徒儿吗?”

“是师父父的声音?”东方纤云一激动,冲了上去,却在看到易相逢对面的人们的服装同时慢下了脚步。

“玄铭宗的衣服?”东方纤云心生疑惑,不明白他们要做什么,便躲在了一旁的树堆里。

“魔修?”带头之人看着易相逢暴露的衣服,轻蔑的说着。

东方纤云皱眉,“你这是什么眼神啊喂?!我家师父父也是你这种炮灰npc能看的吗啊?!”手中的一根树枝被折断,好在没有人发现这里的动静。

“嗯?是啊,所以你们见过我的徒弟东方纤云吗?”易相逢丝毫察觉不到对方的不屑,仍是歪着脑袋,眨着无辜的大眼睛问道。

“什么?她的徒弟是东方纤云?!”左边的女弟子不禁向后退了一步,面色惊恐的说着:“那……那她不就是……妖女易相逢?!”

为首的人也面色微变了一下,然后瞬间恢复原样。

“那又怎么样?听说他们魔修现在连个人都不会杀,真是‘虚伪’啊”

“那师兄,如果传闻是真的,那么我们现在将她捉住,不仅不会受伤,还会大功一件,岂不是美哉?”女弟子窃窃私语的对带头之人说。

“是啊师兄,这可是个好机会,如果错过了,估计这辈子都不可能有了。”右边的男弟子也附和道。

带头的师兄微微沉思,点了点头。

不巧这一切都被稍稍凑近了一点的东方纤云给听到了,他暗道一声“不妙”,起身绕了个路,装作路过的样子走到他们面前,正巧看到他们挂着虚伪的笑容,强硬的拽着易相逢说着“有啊有啊,他就在我们玄铭宗里做客,我们带你过去吧”态度不容拒绝。他心中一团怒火,“居然这么欺骗师父父,看我怎么教训你们。”

“诶?师父父,这么巧啊,你也在这里。”东方纤云压住怒火,一脸无辜的对易相逢说,不留痕迹地把易相逢拉了过来。易相逢单纯而欣喜地看着他:“徒儿徒儿,原来你在这啊。”欣喜之余却也疑惑着:“咦?可是他们说你在玄铭宗做客啊?”东方纤云微微一笑:“嗯,我刚刚回来,听说玄铭宗出了三个叛徒,于是我就来帮蜀三路捉拿他们了。”旋即转过头来,状似无意地对他们说:“奇怪,我今天没在玄铭宗看到你们啊?刚巧那三个叛徒最近正好逃走了,你们……”男弟子神色慌乱,趁这个空档,东方纤云赶紧拉住易相逢飞速的离开了现场,只留下了一连串“哈哈哈哈哈哈”,众人顿时醒悟,恼怒的追了上去。

“哈哈哈哈哈哈哈一群笨蛋,有种来抓我啊哈哈哈哈哈……”

“站住!该死的东方纤云!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略略略你当我怕你们啊?奉劝你们别白费力气了,我可是抱过主角大腿的人,你们根本杀不死我的略略略”

“师兄,他在说什么?”

“别管他,没想到这小子逃跑的功夫一流……既然如此……”

突然间,那为首的师兄停了下来,从乾坤袋中取出来了一把剑,朝他们扔了过去,如同一道劲风,“咻”的一下飞了过去。

“那就将你们就地正法吧!”

东方纤云正跑的起劲,丝毫没有发现后面的动静,倒是易相逢感到不对劲,一转头就看到近在咫尺的剑。眼看即将要刺穿东方纤云的天灵盖,易相逢来不及多想,跳起来,以小小的身躯阻挡了剑的前进。

“徒儿小……”

易相逢还没有说完,便被一剑贯穿了心脏。

他浑身一震,转过身……

却什么都看不到,

因为飞溅的血灌满了他的眼睛。

东方纤云愣愣的,仿佛时间被静止了一样,他感受不到周围的任何动静。

没有什么弟子,没有什么飞剑,没有什么主角

——有的只是一具冰冷的尸体。

他慢慢的,凭着感觉的,靠近易相逢,身上的黑气也在慢慢浮现出来。

他弯下腰,轻轻的把易相逢抱起来,脑中与易相逢的回忆也在一点点涌现。

“徒儿!”易相逢逆着光朝他微笑,伸出手来。

东方纤云面上也浮起一层浅浅的笑,他轻轻的握住她的手,易相逢定格的微笑却瞬间分崩离析,转而化成一片漆黑。

突然间,那片漆黑蔓延到他脑中的每一寸土地。

他歪着头

诶?怎么看不见了?

看不见了看不见了看不见了看不见了看不见了看不见了看不见了看不见了看不见了看不见了看不见了看不见了看不见了看不见了看不见了看不见了看不见了看不见了看不见了看不见了看不见了看不见了看不见了看不见了看不见了看不见了看不见了

东方纤云眼神空洞,跪坐在地上,任凭黑雾蔓延开来,任凭黑雾笼罩着他的心。

赶来的那三个弟子看见这等情况,一时都慌了神。

“怎……怎么办啊?师兄……”

为首的弟子再也掩盖不了慌乱的表情,

“还能怎么办?跑啊!”

在他们迈开腿后,东方纤云忽然间朝着天空怒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时间,天色骤变,云海翻滚,大地随之颤动。

这一刻,所有人的尖叫惊嚎,都显得那么苍白渺小。

黑雾渐渐散去,出现在他们面前的东方纤云,虽然容貌还是和以前一模一样,但他血色的双瞳和他身上流转着的魔气无不一一宣告着

——他已经不再是以前的东方纤云了

“魔界三尊之首,百媚教教主之徒——易纤云,入魔归来!”

神色冰冷的东方……哦不,现在应该叫他易纤云了。

神色冰冷的易纤云缓缓地吐出这几个字,身上施展的威压使人根本难以呼吸。

那三个弟子不由自主的跪在了地上,面色涨红,一遍一遍的祈求饶命,而易纤云看都不看他们一眼,径直从他们身边走过。

正当他们松了一口气时,头颅却掉了下来。最后浮现在他们面上的,只有难以置信的表情。

“伤害师父的人,我一个也不会放过。”

这是他们临死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回到百媚教内,原本吵吵闹闹的教中今天却出奇的寂静。所有教徒都聚集在一起,静静地看着冷漠的易纤云一步步走上高台的座位,怀中还抱着似是睡着的易相逢。他以手撑着头,一身难以掩盖的王之气质,冰冷的红瞳俯视着在下的各位,令人不寒而栗。

“我是易纤云。”

他淡淡的开口,全场鸦雀无声。

突然间,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句“新教主万岁!易纤云万岁!”后,全场都跟着呼喊道:“新教主万岁!易纤云万岁!”

……………………

易纤云回到百媚教一年多了,这一年里,他天天陪着冰馆中的易相逢,翻遍了整个百媚教的书,只想找回复活她的方法。教中所有大大小小的事情一律交给了花慕慕。

当印飞星找到他时,看到的就是这么个越来越冷漠,越来越消瘦的人。

当时的易纤云正看着易相逢发呆,密道的门突然开了,他转过头,映入眼帘的就是一头白发,以及一副微微错愕的表情。

“我倒不知道,百媚教藏书阁旁边居然还有这样一条密道。”印飞星舒了口气,看着他冰冷的样子,转而不悦的说道:“东方纤云,你这是怎么了?一年前我听说百媚教教主变成了什么易纤云,而且当时天生异象,一定发生了什么,于是我就偷偷潜入百媚教,没想到居然从没找到你!”

他越说越激烈,到最后居然大声吼起来:“半年前我才知道原来百媚教是花慕慕在掌管,没想到他做事居然这么狠,你知道吗?他最近正准备攻打逍遥门,你……”

印飞星眼睛一瞟,便看到了躺在冰馆里的易相逢,他的脑子“轰”的一下,正要说的话也说不出口了。

“师……师父!师父她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印飞星快步冲上去,看着易相逢不变的容颜,难以接受的悲伤中他似乎也明白了什么。

“明白了?”易纤云观察到他的反应,“师父死了,我入了魔,就这么简单。”清冽的声音回荡在空旷的密室里,一下一下揭开着旧日的伤疤。

而此刻的印飞星又一次陷入深深的悲伤中:“怎么会……师父……师父……这一世……你还是……”

但当易纤云听到“这一世”时,他猛然抬起头,

“对了!你的重生!逆天改命!算天!”

他一个箭步冲了出去,却没听到后面印飞星的呼喊:“等等!东方纤云!峨眉山……”

………………………

却说一年没出现在众人眼前的易纤云冲到门口,不顾众人惊异而又奇特的眼光,正要飞出去时,一声似是惊叹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哎呀!这不是教主吗?难不成教主这是出关了?”易纤云一回头,发现是花慕慕,“我要出去一趟。”花慕慕一副疑惑的表情,“不知教主要去哪呢?”“峨眉山。”他虽然有种不详的预感,但还是告诉了他。“啊,如果教主是想去峨眉宫找什么人的话,那只怕是不行了。”花慕慕假意惋惜道。“因为啊……”他上前一步,像说悄悄话一样在他耳边轻声道:“峨眉宫已经被我们……灭门了!”

此话一出,花慕慕便感到他的周围升起了熊熊火焰,紧接着,他就被易纤云掐住了脖子,轻易的提起来。

“你再说一遍?”东方纤云虽然声音还保持着冷漠,但他的红瞳中充满了怒气,冰冷的杀气贯穿了花慕慕的身体。

“哈啊……哈啊……我就是再说一万遍都可以!峨眉宫早就已经被我们灭门了!”

“哈哈哈哈哈!你不知道吧?在你不在的这段时间里,我把百媚教改造成了一个多么伟大的魔教,这才是一个真正的魔教!”

“以前易相逢还在的时候,教里大部分的魔修都被你灌输什么奇怪的思想所影响,但还有小半部分魔修是正常的,于是……哈哈哈哈哈哈!”

“现在的正道门派基本都被我们灭门了,还余留几个根基庞大的门派,我们迟早有一天会将他们全部消灭的!”

花慕慕瞪着眼睛看着易纤云,即使他的手越收越紧,他眼中的疯狂也一点没变。

而此刻的易纤云也不想再听他啰嗦,他将他随手往旁边一甩,迅速飞往峨眉山

——看到的只有干涸的血迹,从山上蔓延到山下。早已腐烂的尸体杂七杂八的堆在一起,散发出阵阵恶臭。残腿断臂像装饰一样无处不在,甚至将上山的路给封住了。

就连易纤云看到这一幕,心中也不由得大骇。

“没想到花慕慕做事竟如此狠毒,百媚教何时被他治理的如此人不人鬼不鬼的了?”

他不死心,向峨眉宫深入进去,满目的殷红是他最讨厌看见的,他忍住眼中的刺痛,缓缓落下,却感到脚下的异样。他低下头,看到一块碎裂的,血红的红玉,他弯下腰想将它拾起,却在触碰它的一瞬间散发出耀眼的光芒。

“……你还是来了啊……”

置身在光明笼罩着的世界里,彷若从远古传来的声音,清冷,缥缈,穿越空间的感觉,不属于这个世界的感觉。

在这没有阴影的世界里,可清楚的看到她九尺寒潭般的眼睛,永远冰封的眼神。

“……算天……”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

卜算天挥了挥手,

“我说过,我只是系统,做不出违背天命的事情。”

“那我当年又是怎么复活的?!”

易纤云不愿相信希望的流失,

“我早已不信天命,如果可以,我宁愿用自己的性命去换取她的性命!”

“你!冥顽不灵!”

她似乎有些愠怒,冷哼一声。

“……以你……”

她喃喃一句,继而说出口,

“……以你的法力修为为代价,辅以我的能力,应该可以复活易相逢。”

“!真……真的吗?!”

易纤云十分激动,

“别高兴的太早,即使你现在的力量足以毁天灭地,但要想复活一个人,代价也只能是消散于天地间……”

“我愿意!”

易纤云毫不犹豫,一口答应。

“……好,这是你自己的决定,我尊重你。”

卜算天欲言又止,还是把话吞在了肚子里。

在那即将消散的那一刻,易纤云看到了由光明开出的莲花中,最纯净的魂魄。

“……再见了啊……相……”

飘散的声音,是谁的遗音

闭上双眼的时刻,是另一双眼睁开之时。

“那个……请问……你知道东方纤云是谁吗……我……好像……忘记了什么……”

——————END——————

评论(1)

热度(23)